一个陷于回忆里无法自拔的人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从上世纪的短消息反反复复刷到现在,明明是不太有聊的话语,却让他鼻子一酸。他知道自己三分钟热度,却不禁想为此时此刻的自己感叹一声,这些回忆真好啊。

真好啊。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无题

这人生有许多事情值得遗忘,

香烟、美酒、逝去的你和过期的薰香。

我闭上眼贪婪地狂嗅这溽热的空气,

脑海里全是你的模样。

写乐四季织钢笔 名月,价格八百元左右。笔尖采用不锈钢铱金制作,带来一流的书写体验。短小精悍却肤白貌美,名月的笔杆超通透!这款真的长草了好久,一直都是心头爱!(图来自某宝)

无题

我在超市的货架之间流连,在满是灰尘的墙角,在两袋透明包装的酸腐的面包屑之间,通过细瘦的缝隙扒望你。

你低头看书,我忽然明白了你那天所说的,“Smart is a new kind of sexy.”

我突然想到天台吞云吐雾,一遍一遍复习着灰色烟圈包围着的你的表情。与此同时,把它作为一种甜腻的负担,驮着它走过宁静的放荡时光。

想在光天化日之下,撕烂你的白衬衫,舔舐你的锁骨,抓着你飞扬的红发不肯撒手。

从此走近你,
吻你,
在温柔的温柔中策反你。

街上吵吵闹闹杂乱无章,夜幕下的你的脸被调到最高亮度的屏幕印照出一个轮廓。你盯着自动跳出的弹窗,“是否要将软件升级至5.0.1?”

你说你不在意页面上方的数字多或少一个,也不在意剩余流量为217M或246M,更不在意推送里有没有你厌恶的用户词不达意的无病呻吟。

你说你是水瓶座,我一脸不屑“Who cares?”

手指点击了“浏览器”,选择了“仅此一次”

你笑了。

你说你想看见我。

看黄觉的lof发现他是真文青

对着电视我此刻的心情。

我吃了一颗带毒的糖嘤嘤嘤。

【刘畅x王丹丹】记梗 未命名


王丹丹踏出校门之前,下意识的回头望望刘畅。

 

刘畅此时的样子好像和以前没有半点分别,却又真真切切的变得不同了。

懒散不可一世的靠在教室的门框边上。瘦高的身材,线条清晰硬朗,远看实是一副阳光少年郎模样,却能令人清晰感受到扑面而来的与众不同的气息。好像一潭幽深涌动的碧色湖水,安静表面之下却有一丝不安分。他正和新入学的小学妹笑着打趣,并且习惯性地将手搭在女生肩上——准确地说是手握空心拳扣在那小巧的香肩。那女生在他面前便显得娇小极了,脸颊红粉像春日傍晚的彤云。刘畅挂着汗珠的潮湿发丝服服帖帖地黏在白皙的面颊上,勾勒出面部瘦削轮廓;宽大翻领短袖校服上衣蹭上点点泥水。还有那条深色长裤,...

我要梗!

【萤枫】【磊韵】不知所云



谭松韵有时会出现这种错觉,
胡亦枫就是吴磊,吴磊就是胡亦枫。

【Just a 脑洞,对你没看错就一句话。】



对没错只是改了个名不要认不出我v



风来。

风去。

凛冬将至。

【亦枫→晓萤】最好的话在于不说



胡亦枫背着范晓萤的粉嫩小包包寸步不离地追在她后面。范晓萤滔滔不绝讲的活灵活现,脑袋晃的像拨浪鼓,松散扎着的歪辫儿在胡亦枫眼前甩来甩去,好几次扫到他的脸。可面前的思春少女却浑然不觉,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花痴梦。投入到甚至于咬裂了插在可乐上的橙色吸管。胡亦枫觉得洗发水味还不错,挺好闻的,就这么忍下来了。

『诶诶我跟你说,今天若白师兄可是笑了!哎呀只是那么一瞬间的嘴角上扬看的我心都化了真是帅惨了啧啧啧。就算被弹脑瓜嘣被罚做五百个蛙跳为了我的男神我也心甘情愿呀嘤嘤嘤……』

少女心炸裂的范晓萤,纤纤小手把弄着发梢如是说。

胡亦枫没空感受那个百年老字号面瘫的稀世笑容是如何如何苏,只默默地帮范晓萤按下背包未扣紧的侧...

【若枫原皓】各种小段子(下)

Mary Sue那个太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归归不归:

补完。


若枫群:477953495  真的不来玩耍嘛。。【打滚



Romance(浪漫) 


CP:若枫


若白收藏了一堆写着胡亦枫三个字的黄带绿带蓝带红带红黑带。



Sci-Fi(科幻) 


CP:原皓


“什么!喻初原又跑了?!”


“是的长官,传感器监测到了光速脱离的信号。”


“没关系,我用曲速把他抓回来。”方廷皓咬牙。



Smut(情【...

两颗茶叶蛋。

象征意。

鹇:

王声不见了。



从物理意义上来说的消失。



青曲社有点乱,因为今天还有王声的书场呢。



不过等苗阜来了之后很快就都解决了。



就是怎么都找不到,徒弟们如是说。



手机一大早上的就打得没电了。



王声家里也去找过了,没人。



王声是个爱死宅的人,轻易不会出门。



出门也不会不告而别。



苗阜有些慌神,但是很快就好了。



天知道王声脑子一搭错会干什么。



文人就是操蛋...

【15/07/13】流水账

古筝的住处倒也不算远,大概二十分钟的车程。肖旭渐渐觉得车里有些闷,便打开车窗,让凛冽的寒风在脸上肆意拍打。心里不舒服的时候,肖旭便喜欢吹冷风,好像这冷风能将他的烦恼一并带走似的。

这到底是怎么了?感觉好像自己也看不透自己了。

出租车渐渐减速,不久就停了下来。肖旭下了车,为古筝开了车门。只见眼前人还在熟睡中,发丝随意地披散,脸色略发暗淡。白皙的手背上还贴着俩创口贴。伤口是上午排练的时候不小心划到的,只做了简单处理,直到现在还有血往外渗着,触目惊心。

肖旭不禁心疼起来。不愿叫醒古筝,索性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反手抵住车边,防止古筝撞到头,轻轻地把她从车里移出来。旁边一辆车卷着马路上的食品...

【15/07/13】流水账

故事背景及走向取自个人最爱的一篇喵汪同人《时年》 作者:如果看得见蓝天
内容全部为原创。
拙作一篇,本来想完成之后再发,时间原因暂时写了一半,但是还是想在五周年这天发上来。
真心希望你们能走到一起,互相扶持着走过这一生。

------------正文开始-------------
肖旭再见到古筝,差不多是一年往后说的事了。

年后的这些日子,长沙的天气总是不好,太阳几天都没有露面儿,只有街上穿梭而过的冷风,摇动的那树枝苟延残喘地支撑着重心,好像马上就要灰飞烟灭;还有那大约存在了近百年的古建筑,五彩的窗棂也尽染上灰尘,偶尔泛起的泥土味道充斥着整个城市。

"娘的,这什么讨人嫌的鬼天气!”连...

恨不能。

鹇:

之前,苗阜和王声的确是在一起的。



我说的在一起,不是那个光说相声的在一起,请尽情往歪里想。



之的有多前呢?这就没法说了。



然后,他们就分开了。



分得平静如水,平静到分开之后还能搭伴在一块说相声,照样在舞台上嘻嘻哈哈互相吐槽。



为什么分的呢?俩人都记不清了。反正他们的日子一直是平平淡淡的,没什么大风大浪,创业辛苦,那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分开的日子啊,差不多就是他们火起来之后。



两个人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来自舆论的,来自自己...

因为在苗阜王声吧看到这篇所以入驻Lofter,给大大跪了,太爱这篇。

阿馨:

从前慢(9)(完结)


四月二十一日,王声照例坐在苗阜床边十分钟,然后听到走廊里大夫的声音,是在说如果今天晚上前还不醒,就有些危险了。


于是王声决定多坐会儿,坐到了病房里只剩下他一个。


他伸出他干净漂亮的手,攥住了苗阜的。


“嘿,你梦里,有我吗?”


你梦里的我们,在过着怎样的人生呢?


苗阜的手指突然动了一下。


王声一抖,抬头看他...

© 绘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