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陷于回忆里无法自拔的人

恨不能。

鹇:

之前,苗阜和王声的确是在一起的。




我说的在一起,不是那个光说相声的在一起,请尽情往歪里想。




之的有多前呢?这就没法说了。




然后,他们就分开了。




分得平静如水,平静到分开之后还能搭伴在一块说相声,照样在舞台上嘻嘻哈哈互相吐槽。




为什么分的呢?俩人都记不清了。反正他们的日子一直是平平淡淡的,没什么大风大浪,创业辛苦,那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分开的日子啊,差不多就是他们火起来之后。




两个人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来自舆论的,来自自己的压力。




毕竟是大天朝,不是美国嘛。




这样的事情说出去,总归是不大好听,要在背地里被人戳脊梁骨的。




也是王声先提出来,说咱分了吧。




苗阜在那儿愣了,半天才吐出个字,啥。




王声说,说相声咱是分不开的,这个其他的身份关系,就断了吧。




说的多隐晦,其他的身份关系。




苗阜也没质疑也没说啥,轻轻地说了句好。




之后一整天两人都没说过话,也不打照面,王声坐在书桌前看书,苗阜就到阳台上去抽烟。




也没抽多少,真没多少,比起他平时发愁的时候抽的少的多。




第二天俩人照样乐乐呵呵地上台表演,一点都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




只是那天刚下舞台,王声就叫了搬家公司到了苗阜家楼下。




负责搬场的工人指着两个箱子,问王声要不要搬。




王声说,那不搬,那不是我的东西。




工人看了他们俩一眼,继续干起活来。




搬家的时候,苗阜一直倚在门框子上看工人来来回回搬东西,有时再瞄几眼王声,王声倒是目不斜视,盯着工人干活。




全都收拾完的时候,王声也没跟他打招呼,关了门就走了。




门口的鞋柜上放在一串苗阜家里的钥匙。




苗阜私下里也给王声打过几个电话,王声不是不接就是让苗阜只谈公事。




上台使活的时候,他仍旧是那个眉眼间都带着笑意的王老师。




所以苗阜总是不爱看着观众,说了没两句就别过头去看着他。




刚分那段,苗阜虽然嘴上答应的干脆,总归心里过不去,就在看看王声的微博,撒撒娇。




他不要我了。




这回复写的真真委屈,但也是苗阜自己心里的意思。




看着他晒了女朋友,苗阜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他...他取向正常了,多好啊。




苗阜接着一个人。




一开始,心里也是难过的,晚上也是睡不着的。




连月的失眠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苗阜的身体状态,特别是心脏。




时间慢慢过去,王声有了老婆,有了孩子。




他到现在都不知道王声当初干嘛要和他分手。




大概是他忽然想通了吧。




后来,苗阜也就不介意了,撒娇卖萌打情骂俏信手拈来。




反正,无所谓了。




哀莫大于心死。



评论
热度(15)
  1. 绘昭 转载了此文字

© 绘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