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陷于回忆里无法自拔的人

【15/07/13】流水账

故事背景及走向取自个人最爱的一篇喵汪同人《时年》 作者:如果看得见蓝天
内容全部为原创。
拙作一篇,本来想完成之后再发,时间原因暂时写了一半,但是还是想在五周年这天发上来。
真心希望你们能走到一起,互相扶持着走过这一生。

------------正文开始-------------
肖旭再见到古筝,差不多是一年往后说的事了。

年后的这些日子,长沙的天气总是不好,太阳几天都没有露面儿,只有街上穿梭而过的冷风,摇动的那树枝苟延残喘地支撑着重心,好像马上就要灰飞烟灭;还有那大约存在了近百年的古建筑,五彩的窗棂也尽染上灰尘,偶尔泛起的泥土味道充斥着整个城市。

"娘的,这什么讨人嫌的鬼天气!”连电视台旁边那条街上的杂货铺的老大娘也被这天气搞没心情做生意。
刚刚见肖旭进到"会议厅"——其实就是个不大点的出租屋,毕竟暂时还找不到比这更安静的地方开会。古筝便绕着他转了一圈,上下细细打量着这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眼前人。

还是带着那厚重的黑框眼镜,漆黑的眼珠在闪着白光的镜片后滴溜溜的转,肖旭却早已不是原先那样——一副玩世不恭杀马特少年郎模样。眼前这带着书卷气的男子只是着一白衫,微微发青颜色的牛仔裤,脚上穿着样式简单的布鞋,抱着那件他买了很久却还十分喜欢的略微发旧的橙色羽绒服,像个怪人一样被团团包围。古筝抬眼和他对视,嘴角忽然冒出一抹笑意。

"哟,一年没见,唉!你好像瘦了呀,肌肉练得不错,看起来更帅了嘛!"说着用拳头敲打着肖旭的肩膀,正如一个多年未见的老朋友那样问候着,调侃对方。

古筝记忆中的肖旭,还是半裸着上身举起佳佳的那坨肉,即使能看出来肖旭的力气,但这身材可就是另说了,可这时候一看,却有了几分棱角,眉宇间多了几分英气,平添了男人味道。

"但你可胖了不少,这一年肉可没少吃吧."肖旭却给了古筝一个猛击,正戳了人家痛楚,还嘲讽的一笑,露出标准的八颗小白牙。肖旭随手从地上的瓦楞纸箱里拿了两罐可乐,"呲"的一声拉开拉环,递给古筝一罐。

"嘿!您可真是好眼力”古筝带着古怪的语气说,回击似的拱手抱拳,还顺带着鄙夷的瞪了他一眼,她早就料到,这家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那类人。要说自己也是正在为这事情发愁,人一闲下来,就不愿意走动,还天生就爱吃,免不得因此而变的圆润了点儿吧,"唉,最近压力太大,没办法,总得通过吃来发泄一下…"肖旭笑着看她为自己找着拙劣的借口,不禁觉得有些可爱。古筝却也懒得跟他计较,几口灌下可乐,径直拉开一张椅子,坐在那儿,一言不发的盯着面前的便贴本,面色略显凝重,手里的笔正不停的转动,像是时间的转轮,一刻也没停止过前进的脚步。

然而陆陆续续的,房间里又进来其他的爱笑演员,个个没有不是提着大包小果,一副疲惫样子的,神情透出极大的担心和恐惧,眼中却有熠熠兴奋的光隐现着。这些人,包括刚刚还插科打诨那两位,心里装的都是同一件事,千头万绪理不清的,顶要紧的事。

这里的每个人都明白这次的挑战有多大。



上面派发下来的60个段子的任务还没有达标,还要重新捡起几年前的旧段子,再翻出新花样儿。 离录制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进度条却停滞不前了,这令爱笑的演员大多都心力交瘁,一筹莫展,脸上一点笑容也不见,像是呆滞得变了木头。

编写,排练,修改,整合。

整天脑子里都是这几件事,一遍一遍,周而复始,似一年四季的更替。

开会,就是随意披着件排练穿的衣服,一副狼狈样子坐在那儿,咬着笔杆,被迫神情恍惚地坐在出租屋里听着那些毫无新意的强调,无非是强调时间多么多么紧迫,段子质量是多么需要提高之类的如此这般。

但这群人最不缺的就是数年磨砺出来的瓷实身体,和与生具来的这股子犟劲。

肖旭一边面对着这些曾害的他嘴唇发肿叫苦不迭的西瓜,无奈的笑着,又要迎接新的挑战.以前都只会认真的自顾自的演段子,段子演好了就大功告成无后顾之忧.然而这次切换平台,他要学会面对的是从未有过的庞大的观众群,还要和从容幽默的与嘉宾进行互动,这些难题都摆在他面前等待着他一一攻克,他瞬间感觉天好像就压在他头顶,马上要坍塌,接连着土崩瓦解。

古筝也在努力克服总是笑场的毛病,努力使自己适应这个新的环境,适应这个大了将近一倍的舞台。所有的爱笑演员——无论是元老还是新人,每个人都在这个强压环境下高强度的工作,泰山压顶,已没有后退的余地。
毕竟没有一个人想要拖这个团队的后腿。

后来大家在这忙忙碌碌之中度过了这艰难的一周,其实每个人都忙昏了头,大都不知道自己忙了些什么。

大多数人可能都一样,在人生路上走着走着,却已然忘了都经历过什么风景,到头来都是茫然。

好像第一轮的录影也进行的蛮顺利,现场效果也不错,底下观众笑得前仰后合的场景,都被远处的摄像机记录下来编辑进节目里去。可这帮演员哪有那么多精力,能够分分神关注台下这些?就只能顾着如何控制场面,赢得个开门红,不让第一次录制就出现状况。

各自换下自己的演出服,简单收拾了下物品,第一轮录制圆满结束。这下大约可以长舒一口气了,可所有演员似乎都后知后觉,等到傍晚时商量要去哪里庆祝一番时,才头一次有这感觉。

靠!我们好像重见天日了?!

整个屋子同沸腾了一样,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好像被医生判过死刑的绝症病人重获了新生。大家你一句我一句,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如何好好放松一下,好像全然忘了,下一次录制也为期不远这件事。

管它呢,过了一关算一关!



街上逛荡了一个多小时,这群疲倦饥饿的狼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半夜还开门的小烧烤店,打算大干一场,不吃饱喝足决不罢休。这群来势汹汹的顾客可把老板吓得够呛,差点以为他们这是要来抢劫自己的店。点上一桌子的好酒好肉,几人这才算作罢,开始侃天谈地,火热的聊天。

那个夜里,古筝喝了不少。

时隔一年,古筝再见到这帮自己所想念的爱笑的同伴,免不得多说上几句话,聊聊自己的近况,吐吐苦水什么的。事实上她也的确这么做了,还有那些平时不愿说出的,未曾吐露过的心声,她也毫无保留地趁着酒劲畅谈,包括两年前那段无疾而终的感情。

肖旭对这事也多少了解些,两年前有一次一起演段子,看到古筝上台之前,在后台默默的拭泪,却笑着强撑着演完了整个十多分钟的段子。后来偶然听到古筝讲电话的部分内容,也听到过一些关于此事的传言,可谁也不知道的是,他是真的心疼。

揪心的疼。

"现在想想,唉,其实也没什么,人啊,走着走着就散了!"古筝对这段过往,更多的是释怀,虽已不再惦念这个旧情人,却还是获得了一些关于人生的领悟,比如说要珍惜眼前人,珍惜身边的人之类。每当古筝感慨万千时,总会有意无意的把头转向身边的肖旭,有时候就这样呆望着,愣住了。醒神之后,觉得自己很奇怪,感觉自己好像又开始发神经了。"唉,还是压力太大容易精神分裂啊!"古筝这样评价自己的行为,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或者应该干什么。

肖旭沉默。

大口大口的啤酒往肚里罐,刺激得胃里生疼。

不知道大家在一起吃喝了几个小时,只记得桌上只剩清汤寡水残羹冷饭。之前旁边一边打架一边骂娘的两个小青年也不知所踪了,街上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下生铁一样清冷的月光,和那还没停止流动的北风,卷走最后一丝新春的欢腾气息。

肖旭扶着酩酊大醉的古筝在街上叫出租。树叶在街道两边肆意地转着圈儿,像是跳了一支一个人的华尔兹,伤感和孤独参杂其中。二月的这些天里,一到夜里就冷得出奇。两人不禁在风里打着寒战。好不容易拦到一辆车,只见那司机是个彪形大汉,从方向盘上一开的手可以清晰地看到老茧,头顶也油亮油亮的,没几根乌丝。司机一边赶忙掐烟,一边操着一口浓重的口音问,"去喇里?"

古筝好不容易被弄进车里,肖旭又是一阵担心。只听古筝说了个从来没听说过的地名——后来肖旭偶然想到这件事,随口问她,她说是她小学的时候在南阳的住处,本来差不多已经忘却了,却在意识模糊中顺口说了出来——肖旭意识到糟糕了,古筝这个状况,身上也不知有没有钱,实在不能保证是否能平安到家,加上司机一副猥獕鄙恶的笑容对着他,肖旭没法放下心来让古筝一个人回去。便打开车门,打算送古筝回去。

一路上,司机一直和肖旭聊天,然而肖旭的心思全然不在这上头,不停地向后张望,然而古筝已经倒在座位上沉沉睡去。司机突然来了一句,"小伙子,人不可貌相啊,你别看我长的凶巴巴的,周围人都夸我人好哩!就算你不送你女朋友,我也保证安全送她回去,不会把她怎么样哩!"顺带着一笑,牙齿上污黄的烟渍一览无余。

肖旭尴尬的笑笑,想要申辩一下"不是……"却还不知道怎么解释为好,也就作罢。突然发现其实司机大叔为人很好很和善,只不过长的略为凶神恶煞,怪吓人的罢了。"唉,这个看脸的世界……"肖旭不禁在心中感叹。"世上还是好人多。"
(未完)

评论
热度(5)

© 绘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