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陷于回忆里无法自拔的人

【亦枫→晓萤】最好的话在于不说









胡亦枫背着范晓萤的粉嫩小包包寸步不离地追在她后面。范晓萤滔滔不绝讲的活灵活现,脑袋晃的像拨浪鼓,松散扎着的歪辫儿在胡亦枫眼前甩来甩去,好几次扫到他的脸。可面前的思春少女却浑然不觉,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花痴梦。投入到甚至于咬裂了插在可乐上的橙色吸管。胡亦枫觉得洗发水味还不错,挺好闻的,就这么忍下来了。


『诶诶我跟你说,今天若白师兄可是笑了!哎呀只是那么一瞬间的嘴角上扬看的我心都化了真是帅惨了啧啧啧。就算被弹脑瓜嘣被罚做五百个蛙跳为了我的男神我也心甘情愿呀嘤嘤嘤……』


少女心炸裂的范晓萤,纤纤小手把弄着发梢如是说。


胡亦枫没空感受那个百年老字号面瘫的稀世笑容是如何如何苏,只默默地帮范晓萤按下背包未扣紧的侧边的纽扣。夏日空气中伏着的燥热气息充斥着整条街道,然而这是今天从范晓萤口中第六次听见若白这个名字。胡亦枫撇了撇嘴,眼神飘忽地望着地面,眼皮低低垂下来。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想些什么。天有点阴沉,降低的气压使胡亦枫不由得有些窒息,但这又不是唯一的原因。


不带这么玩儿的。



『可惜咯,若白师兄脑子里只有训练训练训练多无聊。』范晓萤突然停下脚步,以至于精神恍惚的胡亦枫差点没栽倒范晓萤瘦弱柔嫩的香肩上。『对了你说他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呀我这么可爱善良又聪明难道对他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嘛真是若白心海底针完完全全猜不透嘛。』妹子哀叹状态开启。


『你就不能回头看看我吗……』范晓萤渐渐压低分贝,心里五味杂陈不是滋味。


『够了。』此刻压制不住的愤怒从胡亦枫的喉咙里一并迸射出来。


『卧槽老子这么大个大活人大帅哥站在你面前为你端茶送水献殷勤在你需要的时候保护你安慰你你看见了吗?!天天在我面前若白长若白短还说我脸拉得长不耐烦看清楚了老子在吃醋在!吃!醋!你上学的新书包你雨中的花折伞啊呸……反正这些东西都是谁来给你拿啊是老子!你眼睛里永远都只有若白而我眼里完完全全的都是你你却看不见我的好你特么瞎么!我也等了你这么久你倒是回头看看我啊!』



聪明你妹啊真是。


事实是,明明心里失落苦涩交织杂糅在一起,到了胡亦枫嘴边,他却早已没勇气说出来。缩巴缩巴转化成这样变味的一句:


『重度脑残患者花痴女将来谁敢娶啊。』


胡亦枫勉勉强强地咧嘴一笑,面目略有点狰狞的滑稽,像是个被人戏耍的小丑。曾经自诩的狂傲称号猝不及防地被这个突然闯进自己生命中人击垮,也不知道是为的什么。好像,即使自己的心支离破碎,所有的渴望被生生打压,就为了范晓萤一个人,她的一个微笑,一个满足的表情。世界都为她而转动。


没人知道他违背着自己的意愿私下里找过若白也劝过他,带着感情色彩地陈述令范晓萤心心念念的各种他的好,为他做过的努力。看到若白不为所动的冷漠神色时不知是遗憾还是一丝细微的庆幸。好好的日子让自己给活拧巴了。


『重度脑残患者花痴女谁敢娶啊。』


话是这么说,但是这又与你何干啊胡亦枫。


胡亦枫拗着手腕敲敲自己的太阳穴,提醒自己还是得继续为这个看不见我的女孩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啊。这是命,逃不掉咯。


『哎范晓萤,你有我这么一朋友,对你这么好不嫌你唠叨偶尔还做回神助攻你就知足吧,不过你可千万不用谢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少自作多情了你,你在这不给我添堵我就感谢你八辈祖宗了。倒是你,天天都能观摩本小姐的绝世美颜,是不是得交观摩费啊……』


这样也好,至少还能像现在一样自在地打趣,至少不用担心会分开。



最好的话在于不说。
即便眼前人是心上人。

_FIN_





总之……嗯就是……终于填完一个段子的脑洞。反正就是一无聊的产物,想不到什么梗了。也是开始小段子胡编(x)的标志。


对只是个有点纠结的小段。从零点写到一点文字混乱请见谅。


已被自己文风的死蠢渣哭,望没有受到惊吓。


能看得下去的都是好人嘤嘤嘤……自己都不忍直视……

评论(8)
热度(25)

© 绘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