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陷于回忆里无法自拔的人

象征意。

鹇:

王声不见了。




从物理意义上来说的消失。




青曲社有点乱,因为今天还有王声的书场呢。




不过等苗阜来了之后很快就都解决了。




就是怎么都找不到,徒弟们如是说。




手机一大早上的就打得没电了。




王声家里也去找过了,没人。




王声是个爱死宅的人,轻易不会出门。




出门也不会不告而别。




苗阜有些慌神,但是很快就好了。




天知道王声脑子一搭错会干什么。




文人就是操蛋。




苗阜等把园子里都安顿好了,从桌上一把抓起车钥匙就走了。




在公路上开着大奔的苗阜现在脑内一片空白。




虽说也想过王声会不会什么时候烦了就一挥衣袖不告而别。




但他从来没想过这会成了一件真事。




他拐进了一条小巷。




巷子里有王声最喜欢来的一家小书店。




“哟,又来了啊。”




苗阜微微点了点头。




有些书王声喜欢的真的很难买到,因此苗阜不知道跑过多少家书店。




特别是这家。




因为王声喜欢。




“打扰您了,王声这阵子来过吗?”




“哟,他倒是有日子没来,咋啦?”




“没啥,我和他闹点小别扭,跟我玩失踪呢。”




苗阜笑着说道。




他们之间,哪止是小别扭。




是隔阂。




苗阜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开着车。




去哪儿找?




他知道的王声爱去的地方不多。




茫然地开了一圈的车,他跑到了护城河边上。




当初,刚开始合作的时候,他们对着空荡荡的园子发上一晚上的呆,然后就去附近的摊子上吃烤肉喝酒,再在护城河边上走一夜,凌晨回出租屋四仰八叉地躺在一起睡得不省人事。




那时候,似乎是王声说的话更多一点。




王声一喝完酒就爱说。




嘚卟嘚嘚卟嘚说一长溜。




人生阅历不多,说起来道理倒是一套套的。




说得苗阜晕头转向的。




王声喝完酒还爱傻笑,特别是在护城河边上吹了风,酒精一扩散,就老喜欢对着苗阜傻乐。




那时候苗阜还有胆子嘲笑他,说他一个文人喝了酒居然那么没形象。




王声也不会葛他,要么傻傻地乐,要么没完没了地说。




苗阜想着,忽然笑了起来。




他低着头,把手插在裤袋里,嘴里叼了根烟。




当初好像也没那么离不开烟。




一点多的日头,直直地射向地面。




他的烟一根接着一根,都用不着打火机。




他还记得他好容易编出一个挺好的新活,他和王声就倚在护城河的栏杆边上对着护城河说。




他还记得那时候说着说着王声插了个现挂。




“哎哟,你怎么不从栏杆这儿翻过去跳下去呢。”




“我过去了你怎么办。”




然后两个人相视而笑。




苗阜笑呛出一口烟。




笑着呛着,怎么就呛出了一行泪呢。




把一堆烟头丢进桥头的垃圾桶里,苗阜回到了车上。




车上没开空调,也没拿铝箔板贴车窗上挡着太阳,座位坐上去有些烧。




一路狂奔。




离家不远的地方,苗阜找了个地下车库,然后自己慢悠悠地踱回家。




那行眼泪也没顾上擦,早就干了,就一道浅浅的泪痕。




苗阜一如既往地掏钥匙,开门,换鞋。




一抬头却瞅着个看书的王声。




“你怎么...”




王声抬眼瞄了他一眼,视线就又回到书上。




“你是不是傻啊。”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评论
热度(24)
  1. 绘昭 转载了此文字

© 绘昭 | Powered by LOFTER